巧舌如簧的騙子,身輕如燕的大盜,殘忍狡詐的凶手,他們也許可以得逞於一時,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們的最終是法律的嚴懲。每逢周一,晶報重案組傾情出擊,還原一個個可讀可嘆的重案要案,鞭撻扭曲的人性之惡,重現辦案民警的機智勇敢,和正義戰勝邪惡的必然……
   機場貨運通道的X光安檢機顯示屏里,一個剛剛被貼上“易碎輕放”的快遞紙殼箱被工作人員反覆查看了幾遍,裡面是一對高30釐米、寬19釐米的全新音箱,但在X光透視顯示下,音箱裡面的支架上明顯被額外包裹上一層厚厚的東西……
   拿到緝獲的毒品,羅湖刑警大隊5中隊幾名偵查員連夜開會研判。兩個小時後,大隊長裴春東將手裡的煙頭狠狠掐滅,“馬上動,要算準郵包送達時間趕到嫌疑人簽收地點。”凌晨5點,探長老遲從網上訂好機票,在辦公室里和衣而睡。4個多小時後,三名偵查員直飛陝西安康。
   機場截獲藏毒郵包
   2013年9月10日下午,羅湖刑警大隊接報警稱,機場貨倉安檢口的X光機檢出一快遞包裹里的音箱內部支架上綁了200克冰毒。偵查員排除了物流公司有內部人員參與藏販毒,大隊連夜制定出差陝西的抓捕方案
   2013年9月10日下午,羅湖刑警大隊大隊長裴春東正在和偵查員研討幾天前發生的系列詐騙案的調查方向。此時,辦公桌上的電話突然急促響起,接起電話,裴春東應允著停頓了一下,緊縮著眉頭回過頭。“馬上叫5中隊過來,又發現郵包藏毒。”
   兩個小時前,機場貨倉安檢口的X光機屏幕中,一個上午從羅湖清水河某物流公司發出的快遞包裹里疑似被附加了多餘的不明物體,而這兩大包東西是被人捆綁在包裹裡面的音箱內部支架上。機場方面隨即報案,機場公安分局攜帶緝毒犬趕往現場,經過開包核查,拆開的音箱支架上被人用膠紙綁帶了200克冰毒。因為快遞包裹是從清水河物流園剛剛送過來,機場公安分局立即將案件移交給羅湖公安分局偵辦。
   就在一個月前,羅湖刑警大隊剛偵破了一宗快遞郵包販毒案。因為當時嫌疑人為了節省成本,將100克冰毒藏在了一個十分破舊的電腦主機里,警惕性很高的快遞員察覺到快遞物品甚至不值300元的郵遞費,隨即向派出所反映了情況。羅湖刑警大隊偵查員配合派出所民警,在舊電腦主機里找到了藏運的毒品,經過伏擊將發送“毒”郵包的嫌疑人抓獲歸案。
   這一次又是快遞郵包販毒,嫌疑人卻提高了成本,購買了一對全新的音箱藏毒,這樣很輕易就矇騙了收件的快遞員。裴春東反覆看著郵包上的地址“陝西安康解放路華潤萬家超市,收件人電話:186xxxxxxx”,字跡潦草,但中間沒有任何停頓和筆誤,說明雙方並不陌生,應該有過多次聯絡。收件地點只寫著超市門口,並沒有簽收人的具體住址,這樣貨到電話通知來取的方式很具有隱蔽性。
   裴春東默不作聲連吸了幾根煙。多年來養成的辦案前理順脈絡的沉思習慣,讓身邊的幾名偵查員都沒敢去影響他。十幾分鐘後,還是5中隊的喻中隊長先打破了沉默。“先去物流公司核對一下發快遞的是誰,看看能不能逆推挖出上家來。”裴春東深知羅湖轄區是全深圳物流產業最集中的區域,僅僅清水河和筍崗每天就有成千上萬的郵包發往全國各地,如果不把這類快遞郵包販毒案迅速打壓下去,接下來的情況將很難控制。“我認為發快遞的人不會使用真名和真手機號碼,那樣太容易暴露,他們之間有默契,只要‘貨’到銀行轉賬付款就行,先查一下物流公司內部人員的情況,晚上給我說下情況,去安康找接貨人應該是我們逆推案件的最低一條線。”
   當晚,偵查員從物流公司調查取證後發回情報,排除了物流公司有內部人員參與藏販毒,發“毒”音箱的人留的是假名字和假手機號。為了不打草驚蛇,大隊連夜制定出差陝西的抓捕方案,探長老遲帶隊即時啟程。
   深圳毒販“強仔”現身
   三人打出租車到了陝西的收貨地點,提出讓當地民警假扮快遞員“釣”接貨人露面的行動方案。接貨人卻聲東擊西,結果在快遞公司當地的發貨站里被抓獲,經審訊供述稱上家自稱“強仔”,據說住在深圳羅湖區
   金秋的陝西大地一片怡人風景。到達西安,老遲顧不上欣賞近在眼皮底下的古城,又一路勞頓翻過秦嶺,撲向漢水之濱的小城安康。傍晚,與當地警方取得聯繫後,老遲一行人從長途客車站直奔藏毒郵包送達地點——安康市解放路上的華潤萬家超市。
   三人打出租車到了華潤萬家超市,一下都傻了眼:這裡的繁華並不亞於羅湖的東門步行街,熙攘擁擠的街頭商家林立,而且到處都是出口,超市門前停滿了各種車輛,嚴重遮擋遠處觀察的視線;因為是當地的地標型商家,附近所有的商戶和個人在收發快遞郵包時,都籠統地把地址寫成“華潤萬家”,等貨到了再電話聯繫來超市門前自取,想在這裡抓捕難上加難。與安康警方會合後,老遲掐算了一下快遞公司的到貨時間,提出讓當地民警假扮快遞員“釣”接貨人露面的行動方案。這樣一來從口音上沒有破綻,二來我方有人熟悉地形,動手時也更容易控制現場。
   第二天下午5時,埋伏在超市附近的3個抓捕組各就各位,包括老遲和兩名5中隊偵查員在內,共有12名便衣在現場嚴密佈控。時機成熟,穿著快遞公司制服的安康民警撥通了接貨人的電話,用當地方言通知從深圳發來的快遞已送到,要其過來自取。對方用重重的鼻音答應著,說等一下馬上就到。
   二十幾分鐘過去了,假扮快遞員的民警小心翼翼地看著周圍的人群,卻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身影,難道被對方發現破綻了?天色漸漸黑了,老遲的心裡比誰都急,如果對方沒有來,自己手裡的這條線索就會斷掉,重新摸排深挖談何容易。突然,老遲手中的電話響起,接貨人在快遞公司當地的發貨站里被留守民警抓獲了。“原來這家伙想聲東擊西,沒想到我們也留了一手。”
   在發貨站里的接貨人瘦骨嶙峋,鼻子如感冒般頻繁抽吸著,一雙鼠目不停地打量著老遲。“為啥要抓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剛纔有一對男女給了一千塊錢,讓我來取這個包裹,然後送去江北新區的工業園交給他們。”對方的狡辯貌似符合邏輯,挎包里也正好只有一打10張的百元鈔票,但憑藉多年的辦案經驗,老遲還是聽出了異樣。走訪調查,調取視頻監控,在接貨人描述的時間段和區域里,沒有任何證據證明有這一對男女出現過。顯然,接貨人說了謊。
   整整一個晚上的審訊,老遲不斷尋找對方的邏輯破綻屢屢發難,強大的心理攻勢技巧一再讓巧舌如簧的對方難圓其說。最後,苦裝無辜的接貨人終於敗下陣來。筆錄中,這個名叫張豪軍(化名)的中年男子供認自己是多年的癮君子,平時從外地購買毒品後在安康以販養吸。這次從深圳購買的毒品,正是給自己圈裡預訂的“國慶假期大餐”,而對於上家的身份他卻無從得知,雙方平時交易都是先在QQ上敲定好價格和數量,然後通過快遞發貨,對方自稱“強仔”,據說住在深圳羅湖區。
   出租屋內繳冰毒3公斤
   回到深圳,一個名叫“阿強”的男子進入了視線。偵查員們摸到“阿強”位於羅湖紅寶路西湖大廈的一處藏毒窩點,守候近6個小時,“阿強”終於被偵查員抓獲,偵查員在其床下繳獲3公斤冰毒
   回到深圳,老遲和偵查員們開始馬不停蹄地深挖線索,大範圍摸排走訪,半個月里幾乎天天深入網吧、娛樂場所里蹲點暗查。很快,一個名叫“阿強”的吉林籍男子進入了視線。有情報顯示,近兩年時間來,“阿強”在深圳毒品黑市很是活躍,道友評價他“大小通吃”,也就是批發零售樣樣都做,而且手狠心細,窩點不止一處。這個“阿強”會不會就是張豪軍口中的“強仔”呢?
   經過連日跟蹤,“阿強”位於羅湖紅寶路西湖大廈的一處藏毒窩點被偵查員成功摸到。9月28日早7點,老遲帶領抓捕組6名隊員便裝進入大廈,在“阿強”租住房間所在樓層的消防通道里打下伏擊。“樓下車庫和大堂電梯口都有布控,但最好是等這家伙一開房門就衝進去控制更穩妥。”考慮“阿強”販毒可能會隨身攜帶凶器,老遲要求抓捕隊員槍上膛、銬在手,隨時準備行動。
   樓道里進進出出很多人,但直到中午12點,“阿強”的房門一直沒有動靜,而大廈視頻監控顯示,其前天晚上回到住處後再未出門。人肯定還在裡面,老遲向喻中隊長彙報了現場情況後,最終還是取消了假扮物業管理人員敲門和拉電閘斷線等幾套入室方案。深諳其道的老遲很清楚,這些毒販平時就已經十分狡猾,稍有風吹草動就會立即“沖貨”(行內人的一種暗語,即發現被查後第一時間將毒品倒入馬桶放水衝掉銷毀證據)或者直接持凶器與民警暴力對抗。而“阿強”又是最近黑市的“新貴”,警惕性會更高,為安全完成抓捕任務,老遲決定和隊員們繼續蹲守。
   手錶上的指針又過了半個小時。突然,“阿強”的房門在裡面“啪”的一聲被人擰開了反鎖,偵查員神經緊繃,立即半蹲下身體準備著撲過去。門緩緩地打開了,走出來的卻是一名身材婀娜的妖艷女子,她猛地發現門後有人,下意識地回手迅速帶上了房門。偵查員見狀趕緊上前將女子控制住,帶到消防通道里亮明身份進行詢問,妖艷女子交代自己是賣淫女,前晚被“阿強”打電話叫來嫖宿,兩人都吸食了毒品,一直睡到中午才醒,而此時的“阿強”還躺在床上渾渾噩噩地閉目養神。
   得知這個情況,老遲興奮起來,他要求賣淫女回去敲門說自己忘記了東西落在房間里。就這樣,當賣淫女敲開房門的一瞬間,穿著短褲睡眼朦朧的“阿強”就被偵查員重重撲倒在地上。環顧房間內,老遲他們才慶幸沒有採取破門的策略是多麼正確。原來這個三室一廳的出租房內分住著三家人,“阿強”的房間在最裡面靠近廁所,如果消息不准確,就算民警衝進來也無法立即找出“阿強”的位置,一旦其乘亂暴力反抗,很容易傷及無辜。在“阿強”的床下,偵查員當場繳獲3公斤冰毒。
   供毒上家被引來深圳
   “阿強”供認了多宗罪行,驚慌失措地表態要戴罪立功,交代了給自己送貨的上家老闆是陸豐的一名年輕人“琨仔”。警方通過QQ訂貨佈下羅網,將來深圳送貨的“琨仔”抓獲歸案
   在羅湖看守所里,“阿強”極其狼狽,供認了包括快遞郵包販毒到陝西安康張豪軍等在內的多宗罪行。這個40多歲的東北大漢越說越驚慌失措,終於表態要戴罪立功,交代了給自己送貨的上家老闆是陸豐的一名年輕人“琨仔”。
   抓住“阿強”的這個心理,羅湖警方立即找到他的老婆,這個一直住在東曉路一處小區里的江西女人得知自己丈夫販毒被抓後,嚇得半晌說不出話來。辦案民警表明來意,要求她積極配合,女人連忙交代了此前的交易過程。原來,“阿強”平時做“生意”並不怎麼在家,經常到外面找朋友鬼混,每次需要貨源就讓自己老婆和上線“琨仔”在網上聯繫,一般都是進三“條”貨(每“條”就是一公斤冰毒)。訂貨後,“阿強”的老婆會向“琨仔”的賬號里打一萬元的定金,隔一兩天后,“琨仔”就會從陸豐乘長途車來深圳送貨。因為關係熟絡,所以接貨時“阿強”經常讓老婆代勞,走到小區圍牆旁等候,“琨仔”會在指定地點從鐵柵欄中間直接將裝貨的大塑料袋遞進來,雙方沒有任何語言溝通隨即分開。女人回家把東西交給“阿強”驗貨,“琨仔”那邊的手機銀行很快就會收到貨款餘額已經轉賬的信息。
   時逢國慶長假,按照以往慣例,“阿強”這段時間應該需要補充貨源。機不可失,民警用“阿強”老婆的QQ號,很快與“琨仔”聯繫上。和往常一樣的聊天方式,隻字片語,內容簡單卻暗藏玄機。“旺季,加三條,急!”不一會,對方的頭像閃動起來。“倉緊,最快3天”“好”“那就定8號下深圳”。
   看到“琨仔”上鉤,民警既興奮又緊張。另一邊,在銀行方面的配合下,“阿強”老婆向“琨仔”的賬戶里轉入了一萬元訂金。
   3天后,也就是國慶長假後的第一個工作日。10月8日,5中隊全體偵查員悉數出動,在“阿強”家附近的東曉路山湖居小區旁嚴密佈控。早上7點,“琨仔”發來信息,說12點能到“阿強”家小區的圍牆外,偵查員們10點就已經開始蹲守,一張大網悄然張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偵查員的T恤衫被汗水浸透,緊緊貼在身上。為了減少換崗次數,大家連水都儘量少喝,免得去遠處的公廁漏了情報。直到下午5點,“琨仔”仍沒有出現,也沒有任何訊息,這種情況在以前的交貨過程中從沒有發生過。難道有什麼破綻被對方發現了嗎?
   與後臺支援部門取得聯繫後,前方纔得知“琨仔”當天乘坐的長途大巴在高速路上發生了車禍,車上的人被安排到另外一輛客車運往深圳,當天5點才到達銀湖汽車站。按照這種行程,趕時間的“琨仔”一定會打出租車來交貨。偵查員就把觀察的重點放在了在這一路段下出租車、手裡拎著大塑料袋的年輕男子身上。
   半個小時後,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正當偵查員全神貫註盯著晚交通高峰的過往車輛時,從下坡路上遠遠走來了一名年輕的男子,他左手拿著黑色的塑料袋,看到“阿強”老婆站在鐵柵欄後等候,竟邊走邊面露笑容,揮手打起招呼來。和他一起露出笑臉的,自然還有躲在暗處的偵查員們。十幾秒後,年輕男子被制服在地,塑料袋里的三公斤冰毒被當場繳獲。毒販“琨仔”怎麼也沒想到,平時行事謹慎小心從未出錯,可是這次,表現輕鬆的他早已落入警方佈下的羅網。
   本文特別鳴謝
   市公安局警察公共關係處
   市公安局羅湖分局劉波警官
   晶報記者 鄭毅 唐潔/文 劉鋼/圖  (原標題:寄出神秘音箱的毒販在哪兒?)
創作者介紹

床包組

yr96yrbf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