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們到底怎樣看待孩子當班幹部的呢?有八成孩子明確表示,希望能當上班幹部,哪怕是小小一名組長或科代表。“當班幹部可站在講臺上領讀課文,還可拿著老師的小教桿敲打同學,多威風,同學們既害怕又羡慕。”這是三年級曉楓對班幹部的理解。而大多數學生對班裡最大的“官”—班長最為嚮往,四年級一男生表示:“當班長就像老師一樣,同學們必須聽自己的話,也都喜歡和我一起玩。”(3月12日《南方日報》)
  班幹部制度可能是我國教育特色中極為明顯的一個特點。這項制度的本意是通過選舉和推薦,選出一些具有組織和管理能力的孩子,輔助班主任老師進行班級管理,在這個過程中,鍛煉孩子的各種能力,提高綜合素質。
  班幹部制度在上個世紀的中小學教育中的確扮演過這樣的角色和功能承擔,但是隨著中國人口結構的變化,獨生子女成為中小學生的主體構成,而且加上家長對孩子綜合素質能力的重視,孩子能在班級中擔任班幹部成為很多學生和家長孜孜以求的目標,甚至不惜為此讓家長出錢請老師、同學吃飯,送禮物來拉票。
  看過紀錄片《請投我一票》的人一定還記得其中一個比較讓人印象深刻的情節:其中一個小朋友為競選成功當上班長,家長利用職務之便,請全班小朋友免費坐城鐵觀光……事後參加競選的另一位小朋友面對沒有這樣“便利”的父母的那種失望和欲說不能的表情,讓人唏噓感嘆。
  大多數人都明白,家長和孩子都這麼熱衷於當班幹部,在一定程度上不是為了鍛煉自己的某種能力,而是為了滿足孩子的虛榮心,能不被別人管,還能管別人,甚至是讓很多同學“既害怕又羡慕”,這就是“班長”這個職務所帶來的“職務榮耀”,也是孩子們眼中最容易理解和看得到的“實惠”。
  孩子對“班長”一職如此理解,倒是可以理解,因為他們分辨是非和辯證看待問題的能力還不具備,還不能從表象看內里,但如果家長和老師也不分對錯,在這個問題上故意強化孩子們的這種特權意識,恐怕競選班長、班幹部想不“變味”都難。
  人們經常說,孩子有什麼表現,都是現實世界在他們心靈的投射,這話一點都不假。正是因為孩子們平日里看慣了諸多“官本位”社會所帶來的唯命是從、耀武揚威、濫用權力,所以孩子們才會不自覺的去“羡慕”和“追尋”成人世界權力所帶給大人的快感,而他們目前能做到就只有一個途徑——通過當上班幹部,實現管人的夢想,過一把權力癮。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國外很少有什麼班幹部一說,他們大多數是通過讓學生自己組織的方式,組建很多興趣小組和社團,在這個過程中,學校只起一個監督和指導作用,不會插手他們的選舉事物,家長更不會介入其中,一切由著孩子的興趣來。
  童話大王鄭淵潔曾經呼籲取消班幹部,雖然曾獲得一些人的響應,但是作為一項基本的教育制度安排,沒有經過仔細調研就取消的可能性也不大。班幹部不可怕,關鍵是不能讓當上班幹部的孩子們“扮幹部”,端架子,管人,發號施令,找長官的感覺,這是不對的。應該讓他們樹立為同學服務的公共意識,而且讓他們知道,當上還是當不上,當多久,都要由他的公共服務意識決定,不是老師,也不是家長的請客能決定這些,這才能還班幹部的本來涵義。(王麗)  (原標題:糾正“官本位”社會先從小學生班幹部做起)
創作者介紹

床包組

yr96yrbf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