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報訊 圖為:湖北青年畫家汪燎拿著和哈嘿網簽的合同憤怒不已
  圖為:被騙後湖北畫家楊白雲很久才走出陰影重拾畫筆
  圖為:汪燎被哈嘿網拖欠的作品
  文/本報記者鄧莉 圖/本報記者曹大鵬
  2014年7月,湖北畫家楊白雲向深圳警方報案稱,自己的162幅精品畫作被朋友程某以幫忙到香港辦畫展為名,一“借”兩年不肯歸還(本報2014年10月21日曾作報道)。此事經楚天金報報道後,引起強烈反響,100多家網站和媒體轉載,《南方都市報》等媒體也對湖北畫家的遭遇作了重點報道。
  在採訪過程中,記者接觸了湖北的多位書畫家,發現楊白雲畫作被“有借無還”並非個案。在從畫室走進市場的過程中,不僅是年齡稍長的書畫家,一些年青書畫家同樣遭遇種種陷阱,而他們的維權之路也分外坎坷。
  案例
  小學文化的騙子設高價陷阱
  名畫家“入局”痛失15幅畫
  楊白雲的遭遇並非個案。武漢知名畫家殷先生也曾遭遇過類似騙局。
  殷先生是武漢較有名氣的書法家和畫家,以山水人物見長,曾和著名畫家範曾合著雙人集,多幅作品曾在香港拍賣。楊某隻有小學文化,黑龍江人,1998年到廣東以賣書畫為生。他通常從新聞報道中尋找線索,聯繫知名畫家,以幫其畫作賣個好價錢為由詐騙,此前曾因此被判刑一年。
  2013年11月28日、12月21日,楊某設法聯繫上殷先生,分兩次從他手中騙得30幅字畫,並且賣出了一部分,但是一直沒把錢給殷先生。見如此輕易得手,楊某更加貪心,他又向殷先生打電話,邀請他畫一幅泰山和一幅長城,每幅長3.66米,每幅畫15000元。殷先生畫好後,讓楊某先付款,但楊某堅持畫寄來後給錢。殷先生感覺上當受騙,於2014年1月17日向蔡甸警方報案,蔡甸警方立案調查發現楊某租住在廣東從化,以賣字畫為生。隨後,蔡甸警方向廣東警方通報案情。當年4月3日,廣東警方以送快遞為名,進入楊某住處將他抓獲,在房內還追回殷先生的畫作15幅。雖然追回了一半的畫作,但殷先生的損失依舊不小。
  騙子出手大方買字博取信任
  江城草根書法家輕信“中招”
  年過五旬的書法家劉先生在武漢書畫圈小有名氣,儘管他從未接受過專業教育,也沒有拜過名師,但經過30多年的潛心鑽研,其書法已形成了自己的風格,並創辦了自己的書畫工作室,其作品在武漢本土銷路還不錯。2014年3月,一名自稱某商會秘書長的男子來到劉的工作室,對他的書法贊不絕口。該男子出手大方,當時就花了1萬元錢,購買了劉先生的2幅書法作品,聲稱要掛在商會的辦公室里。兩人相談甚歡,還互留了聯繫方式。
  一周後,該男子給劉先生打來電話,稱將劉的書法裝裱掛在商會後,多位企業家會員很欣賞,並流露出購買的意願。他“熱心”地表示,可以幫劉代賣書法作品,他只抽取少量佣金。因為之前對方出手大方,言談中對書法也很在行,劉先生以為碰到了“大客戶”。兩人談成了合作方式後,第二天,該男子來到劉先生的工作室,取走了他的15幅書法作品。
  此後的十餘天時間,兩人還通過幾次電話,該男子不斷彙報“好消息”,稱某老總買了作品。但他遲遲未將賣字款支付給劉先生,還催劉再寫10幅書法作品交給他“代售”。當劉先生提出“先結款再交字”時,該男子便失去了音訊。隨後,劉先生就再也打不通他的電話。
  讓人感到意外的是,劉先生髮現自己受騙後並未選擇報警,而是自認倒霉。記者問及劉先生為何不報警時,他說:“一把年紀還上當受騙,傳出去丟人,就當蝕財免災。”
  網上賣畫簽了合同沒錢收
  青年畫家作品遭扣打官司
  2014年12月29日下午,來自朋友圈裡的一條消息終於解開了湖北青年畫家汪燎的心結:當日上午,北京朝陽法院判決哈嘿(Hihey)電子商務有限公司歸還原告藝術品,如不能歸還,需按市場價摺合人民幣歸還原告89.8萬元。至此,歷經兩次開庭,轟動一時的藝術家集體維權一案,有了明確的說法。
  據汪燎介紹,2012年他還在湖北美院讀研究生,哈嘿網在美院做宣傳推廣。彼時,藝術品電商剛剛興起,他覺得在網站上推廣銷售作品這種形式頗有新意,而哈嘿網號稱“國內第一藝術品電商”,於是決定試試看。“我把自己精心創作的5幅畫作拍照傳過去,很快對方工作人員跟我取得了聯繫,說挑中了其中3幅。當時我打聽到,也有不少同學和我一樣寄去畫作,大多都落選了。這讓我感覺到哈嘿還比較正規,有一定門檻。所以,在和對方簽訂合同後,我將那3幅畫作寄到了北京”。
  按照合同約定,哈嘿網在一年時間內若賣出畫作,就向汪燎支付相應款項;若畫作沒有賣出,一年後應退還給汪燎。但令他萬萬沒想到的是,約定的一年期限到了,哈嘿網卻遲遲沒有音訊,既不付錢也不還畫。據汪燎介紹,每個畫家都有一個對應的經紀人,事後,他多番聯繫負責自己畫作的經紀人,對方卻一拖再拖,後來該經紀人辭職了。“他們那邊人員流動性很大,管理混亂,現在我也不敢肯定書畫到底是被弄丟了還是賣出去了”。
  鄒荃是2013年下半年開始和Hihey合作的藝術家,“當時Hihey加了我的微博,最初我沒有參與。後來我看到網上拍賣成交率很高,於是想試一下。網站工作人員非常熱情地打來幾個電話教我註冊提交,我還支付了1000元年費,我以為所有人都要支付。後來每上傳一幅作品都要再支付100元。但我很快發現,他們幾乎把我每幅作品的起拍價都搞錯了。我的畫因此被賤賣。就算真實成交的作品,他們也遲遲不給我付款。”形容自己和電商網站的合作,鄒荃坦言,“在索要應得款項的過程中,自己就像個要飯的。”
  2014年8月5日,藝術家王軍和宗劍在微信朋友圈發佈的一則消息,矛頭直指國內藝術電商Hihey,斥其長期任意克扣藝術家作品及拖欠款項,“Hihey曾邀請我參加2012年藝術三亞活動,從我這裡取走了多件作品及朋友寄存在我這裡的多件作品,價值百萬以上……我決定去北京朝陽法院起訴該黑心電商,並以詐騙案向公安機關報案。”消息一經發出便迅速引起關註和轉發,上百名藝術家迅速自發成立了一個“控訴”Hihey的微信群,各種吐槽瞬間發酵。據悉,該電商拖欠藝術家作品和拍賣畫款涉案金額逾200萬,涉及藝術家達30多名。
  支招
  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朱學傑律師——
  遵循市場規則規範交易過程
  北京盈科(武漢)律師事務所朱學傑律師認為,藝術家維權的關鍵在於舉證。“一些名家的參與會使書畫展或出版物大大提升知名度、關註度,同樣藝術家也能藉此促進作品的銷售。如果嚴格按照法律規範的程序操作,可以達成雙贏的局面。但關鍵就是要註意保存證據,以備有爭議時能依法維權。但如果連最起碼的合同都沒有,一旦權益受侵害該如何舉證?”事實上,藝術家往往比較感性,比如楊白雲,他僅僅因為程某挑中了一張他的得意之作,就視其為“知音人”,幾頓飯下來,已將程某當成了可以依賴的朋友。所以,當程某提出幫他辦畫展,從他手裡拿走那麼多畫,他竟然沒讓對方打借條。我們常說,親兄弟明算賬,借條是日後維權最重要的憑證和依據。書畫作品進入市場交易,就應該遵循市場規則辦事,如果當初楊白雲讓程某打了借條,這個官司十拿九穩可勝訴。但現在,變成各執一詞,成了懸案。
  至於藝術家聯合聲討哈嘿網維權事件,朱律師則認為,這是一次維權意識的覺醒。藝術家普遍法律意識較薄弱,而且總抱著息事寧人的態度,即便吃了虧上了當,除非損失特別巨大,一般不願通過法律手段維權,覺得難為情,他們寧願通過私下協商的辦法來解決。而一些不法商家和騙子正是擅長鑽空子。朱律師建議,書畫家進入市場,就一定要遵循市場規則辦事,規範交易過程,不要輕信高價賣畫的許諾,要知道,天上不會掉餡餅。
  書畫經紀人張明——
  藝術家闖市場需專業人士幫忙
  書畫經紀人張明介紹,在國外,不管是畫廊還是藝術家都是有經紀人的,好多還是學法律出身的。如果藝術家本身的法律意識好一點,相信在這方面出問題的概率也會低一些。張明是2014年3月認識楊白雲的,因為欣賞楊的畫作,所以毛遂自薦當了他的經紀人。最初,楊白雲並未對張明提及其作品被“借”的事情,老人比較重面子,覺得難為情;另一方面,他仍然對程某心存幻想,覺得作為朋友,他應該不會騙他。直到張明陪楊去深圳的畫室,從楊白雲的另一位朋友口中才得知此事。在張明的鼓勵下,老人才鼓足勇氣,決定追回自己多年的心血之作。
  張明說,現在,在北上廣一線城市尤其是北京,書畫市場更規範些,不少藝術家有自己的專業經紀人。但在武漢,專業的書畫經紀人不多,不少藝術家自己開工作室,創作的同時做銷售,或者直接選擇和畫廊合作,並沒有請經紀人的意識。他認為,書畫家進入市場過程中,還是有必要請經紀人的。多年來,藝術家們只顧潛心創作,不諳人情世故,也不太懂市場,更需要專業的人士去幫助經營。“你看,現在稍有名氣的音樂人幾乎都有經紀人,一旦權益受侵犯,就算他們自己不在乎,但他們背後的經紀公司很重視維權。很簡單,如果你不重視,我找誰上版稅?可以說,一個優秀的經紀人就是一個‘排雷兵’,能幫書畫家繞過可能遇到的坑兒。”
  相對來講,書畫家在這方面比較封閉,沒有具體的操作模式和想法。或許這跟他們的性格有關,他們更淡泊一些。
  現階段,書畫家進入市場,經常會遇到各類書畫展覽“借”作品,還有各類代賣作品的陷阱,這就需要提高警惕,前期一定要核實相關情況,確認該書畫展覽真實可靠後,再按相關手續規範操作。
  當聊到藝術家集體起訴哈嘿網事件時,張明認為,像Hihey的爭議事件,實際上不僅僅反映出其本身商業模式上的問題,從整個商業規範的道德水準方面來講也存在問題。“從旁觀者的角度來講,如果僅僅從自己維護權益的角度來講,當然可以說做一個高姿態,拿回應得的就行。但我個人覺得還是應規範市場環境,懲治不誠信的公司,否則甚至對整個行業發展的危害會更大。”
  鏈接
  書畫市場騙術揭秘
  1.謊稱出書騙財
  這招雖老土,但騙子最愛用,也最容易引盼望出名的書畫家們上鉤。
  2014年,就有一無業男子謊稱與人民美術出版社、中國美術家協會等單位有合作關係,以幫助書畫家出版作品集為名,騙取了69名書畫家60餘萬元。
  該男子被抓後供述,他曾在其他類似的公司打過工,學會了這種騙術。被騙的書畫家都是他在互聯網上查找的,這些書畫家急於出版自己的作品並出名,弄錢比較容易。可嘆的是,其中一名書畫家為了給自己出版一本專著,一下子就給他匯款26萬元。
  2.以辦展名義“借”字畫
  這招也屢見不鮮,比如百味山水畫家楊白雲就是被程某以辦個人畫展的名義“借”走了162幅字畫。哈嘿網惹人爭議,也是源於其“辦展”期間向眾多藝術家邀約作品,過後卻遲遲不還。
  事實上,有些人的手法更“拙劣”,卻也騙倒了藝術家。此前,媒體有報道,一個農民假冒美術館工作人員,以辦個人展覽的名義騙走了幾位藝術家的多幅作品。對此,警方表示,“其實有些騙術很簡單,而戳穿騙術更簡單。只要一個電話問問就行”。書畫家遇到類似的情況,只要根據對方提供的單位名稱,先利用114查號臺獲知電話,然後再詢問一下是否有此類活動或是此人,即能判斷真假。
  3.炮製到賬短信騙字畫
  前不久,北京三名男子通過炮製的一條虛假的“600萬元購畫款”銀行到賬短信,誆走了一位老畫家李先生的24幅畫作,涉案金額近50萬元。
  這三名騙子經常收集畫家名冊和聯繫方式,打電話聯繫,有時他們直接以“買畫”為由上門看畫。上門時,他們自稱是茅臺酒廠北京辦事處負責人,買畫掛在單位或送禮用。第一次上門後,他們發現李先生老兩口手機隨意放置。第二天上門時,他們一人陪老兩口聊天,另一人則伺機把老人的手機拿進衛生間,將剛買的臨時號碼存入老人手機通訊錄,姓名存為銀行客服電話“95588”後再偷偷放回。之後,其中一人離開去“轉賬”。10分鐘後,第三個人在老人家外用臨時號碼發短信:“你尾號……的儲蓄卡賬號8月17日12時05分現金收入人民幣活期餘額600萬(工商銀行)。”老人看到後信以為真,將24幅畫交給在家陪聊的騙子,直到下午去銀行查賬才發現被騙。
  (原標題:知名書畫家屢被騙揭秘藝術市場騙術)
創作者介紹

床包組

yr96yrbf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